旧日道阻且长   今朝大路康庄

作者:汪维喆发布时间:2019-07-19 15:59

  1973年,在家人搀扶下,一位老太太骑驴出行。 材料相片 陈天宝摄

  高沙沟村接近镇川河神庙无定河大桥。 七月五日,该村乡民高锡祥说:“无定河水大,没有建桥时,人们只好从河水中蹚过,很风险。”

  七月五日,在榆林汽车站,一辆客车驶出出站口。

  七月四日,在榆林榆阳机场,旅客连续走出机场。

  七月三日,在西安开往榆林的火车上,一名小姑娘在和家人谈天。

  沿黄公路佳县段(7月5日摄)。 本版相片除署名外均由本报记者 仵永杰摄

  本报记者 仵永杰 实习生 雪野 任佳

  于历史长河中回溯,在通过上郡的南北驰道中,华夏王朝与游牧部族争战的烽烟模糊燃着;出榆林城东门的东路大道上,商旅交游川流不息;在通往神木、定边等地的草路旁,拉驼人完毕奔走后投宿小憩……

  世事沉浮,阡陌成新路;年月更迭,高低变通途。

  新中国建立70年以来,以榆林为代表的陕北交通发作了翻天覆地的改变——道路向四处延伸,出行方法多样可选,交通东西发作革新。阻塞荒芜变成了富贵热烈,交通不便已经成为过往,兴旺的物流替代了人扛畜驮。

  步行畜驮走八方

  在许多榆林市民的家中,有一张与骆驼的合影是一件极为往常的事。在当地公园中,现在偶然还能够看到骆驼。五六十年曾经,骆驼是当地首要的运送东西和代步东西,在人们的出产日子中扮演着重要人物。

  20世纪50年代,榆林很多皮裘、炭、盐等货品的运送靠骆驼等家畜。有的人家专门以养骆驼、跑运送为生,他们组成“驼行”,雇脚户从事运送。

  “我的爷爷郑宽义便是那时养骆驼、跑运送的,一咱们子全盼望骆驼糊口。”郑三云出生于1955年,他对爷爷拉骆驼往事的回想并不明晰,这些大多是从父辈言语中听来的。

推荐新闻: